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道姑】《山门外》

#以双笙《我的一个道姑朋友》为题材的一篇虐文,献给我们最爱的道姑。

#第一次发,文渣莫怪。

   “这天地茫茫,无处容身,不如与我共隐江湖,煮逸暖酒,从容煎茶,可好?”
   “好。”

   那年,白雪纷飞,万里苍茫,他一袭白衣如雪,拥她入怀,油纸伞下的容颜温润如玉,他眼神深邃,笑若扶风,深重誓言入耳,她仿佛身处幻境,脉脉春风晕开一片和煦温柔的笑容。
   她选择一直沉溺在这幻境之中。
   他总是白衫翩翩,持剑立于白雪皑皑的山峰,墨色长发,身形颀长,雪拂过白裳,衣袂飘举,他迎着不远处泛白的日光,挽出剑花,剑气温柔如风,翩若惊鸿。
   这一幕映在她眸中,印在她心底,再也无法忘却。

   “这天地茫茫,无处容身,不如与我共隐江湖,煮逸暖酒,从容煎茶,可好?”
   再听到这句话,竟是不知在谁的喜宴上。
   烛火摇曳,晃出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容,他白衣如旧,长发如墨,只是再见她时,神色多了几分薄凉,身旁的红衣佳人浅浅地笑着,
   “好。”
  恍若她几年前的模样。
  也许她可以厉声责问,大闹喜宴一场,也可以趁醉装疯,惊动身旁他人,但她只是从容不迫,面无波澜,举杯饮酒,不再瞥他一眼,分明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。
   其实那字字句句的情深意重,让她一直凉到心底。
   当真薄情,她扯了扯嘴角,嘲笑过自己的一厢情愿后,端起酒盏,一饮而尽。

   “长剑为碑,霜雪为冢,你我二人,从此江湖不相见。”
   她将一柄长剑立于雪中,回身望他,白衣融入这冰天雪地,神色同样寒凉。
   迎着微薄的日光,她轻轻踏在雪中,几缕黑发乱在西风中,再未回头。
   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。
   回首尘世间,仿佛绞索游梦,梦醒跌落,粉身碎骨,亦无影无踪。
   山门外,依旧白雪纷飞,暮霭沉沉,几只白鹤尖啸而过,她的眸光依然清冷如冰,只是有些往事,早已埋葬在风中。

   “今生既错在相逢,来世便换我渡你,可好?”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