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杨贵妃】《梦唐》

  #由《长恨歌》引发的一个脑洞,想为盛世倾城的贵妃写点什么。
  #无CP向,文渣莫怪。

   “或许在下可以将贵妃带回陛下身边。”
    名为明世隐的方士如是说。

    方士从临邛来到京城,面见皇帝,将他对贵妃的一片思念之情尽收眼底,便开口说出这句话。
    闻言,李隆基才从贵妃的旧物上收回目光,坐于龙椅上低眸望他,眼中有怀疑,惊讶,还有掩藏不住的期盼。
    明世隐弯了弯嘴角。
    方士开始施法,艳丽绝伦的牡丹缓缓绽放,周身散发着神秘而美妙的光芒,仿佛能把一切事物都吸进去,就在他人目不转睛之时,牡丹又瞬间枯萎,散落的花瓣消逝在空中。
    “贵妃她……既不在碧落,也不身处黄泉。”
    李隆基眼中闪过一丝讶异:“那么,她身在何处?”
    方士沉吟片刻,道:“传闻海上有座虚无缥缈的仙山,这山中有一玲珑楼阁,常年漂浮着五色祥云,楼中还有一名唤作太真的女道士。”
    “太真?这……这是玉奴当年被度为女道士的仙号啊!”皇帝喜形于色,“先生请快去将她带回朕的身边吧!”
    “遵命。”

    仙府重深,几经辗转,方士才得以见到这位传闻中拥有倾国之姿,令汉皇不理朝政,沉湎欢娱,倾覆天下的女子。
    当真是盛世美颜。
    方士挑眉。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说的不正是眼前的绝艳女子么?
    “在下明世隐,拜见贵妃娘娘。”
    杨玉环神色悲莫,脸上带泪,犹如一枝带雨的梨花,她等不及回礼便开了口:“是三郎叫你来的吗?”
    “正是。”方士立起身,定定地看着她,“贵妃……想回到陛下的身边么?”
    “那是自然,只是……”杨玉环神色一顿,抬袖拭去脸上的泪痕,眼神中多了几分无奈与凄切,“只是……我不想再误了他的江山大业,君王之爱,本该心系天下苍生,而非取悦于我。”
    方士没有说话。
    “那么,贵妃的意思是什么?”
    女子抬手取下发间的钿合金钗,将两物分开,递于方士,含情凝睇地注视着那定情旧物,眼神哀切。
    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”
    “这便是贵妃把金钗交于在下时,所要捎托的话。”
    李隆基望着手中的金钗,潸然泪下,神色极度哀伤,一如当年痛失所爱的神情。

    多年后,人们感叹长乐坊高楼之上的琴声是那么美妙,楼中的女子拥有天人之姿,殊不知,那琴声中包含了无限遐思。
    “不管听多少次,玉环姐姐的琵琶都如此动人。为何阿离的舞蹈做不到呢?”公孙离托腮坐在楼顶上,侧耳聆听,若有所思。
     屋檐上的绝美女子手抱玉面琵琶,纤指抚动,轻拢慢捻抹复挑,初为霓裳后六幺,琴音直达心底。
    明世隐轻轻拍了拍公孙离的脑袋,笑得很温柔:“阿离很努力,非常棒呢。”
    “真的吗?”
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 那时在仙府中,杨玉环对他说:“我想要重新寻求我的幸福,不再被他人左右,想用我的琴声,去找寻真正属于我的幸福……先生,能帮助我吗?”
    方士看着她,点了点头。
    他施法将她带回尘世,只是,她已不再是那个背负着旧恨的贵妃娘娘,她回到十八岁,成为努力追寻幸福的唐朝第一琴师——杨玉环。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