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苍歌】《将军与妓》

  #因为本人很喜欢《将军与妓》这篇文,便擅自拿来做题目了,望海涵。
#文渣莫怪。

   “我愿散尽年华,痴守一生,只为等你归来。”
    那个怀抱青玉流的琴师眼眸深邃,藏尽温柔。

    当将军第一次走进这家销金窟时,便被那从幕帘后传来的袅袅琴音吸了魂。
    琴音悠悠,如山涧泉鸣,似环佩铃响, 空灵之声令人忆起那深谷的幽兰,他听得入迷,仿佛在这风月之地找到了一处净土,再没有战场上的血雨腥风,兵戎相碰。
    一阵骚动从门口传来,几位风姿奇秀,神韵不凡的男子闯进来,白袂齐飘,神色清冷,与这里格格不入。
    他们上前掀开纱帘,将帘后的琴师扯出来,竟是名眉如墨画,面容俊美的男子,他眸光如水,却未波澜起伏,怀间的青玉流精雕玉琢,闪着同他一样清冷的光泽。
    将军神色微动,眸光一沉。
    “你本是我长歌门弟子,竟堕落于这种烟花之地,真是有辱门风!”
    听罢,琴师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:“我早已被逐出师门,你又何必来管我?”
    “你……好啊,今日我便要清理门户,杀了你这不肖弟子!”
    长剑刚出鞘,还未伤他分毫,便被一把乌黑的长刀挡住,刀柄一转,刀身直抵那人喉部,锋芒毕露。
    “你若伤他分毫,我便取尔性命。”
    将军一身缁衣,也掩不住他的卓尔不群,他手握长刀,身形颀长,微微扬首,眼神流转间仿佛能杀戮一切。
    众人惊诧,打量完这位狠角色后,齐声道:“你是苍云军的人!为何要与长歌门结怨?”
    将军挑眉:“我只是一名嫖客罢了,他是我的人,你若敢动他,我定不饶你。”
    琴师如水的眼眸,轻轻闪动了一下。
    僵持许久,那人终是收了剑,骂了声“不知廉耻”,便愤然离去。
    “多谢将军相救。”琴师开口道,眼神中总有一丝淡淡的疏离,“我本是长歌门弟子,因犯错被逐出师门,流落江湖,不想入了圈套,欠下一笔巨款,只能靠此偿还。”
     顿了顿,琴师别过头:“那个……我卖艺不卖身。”
    将军扯了扯嘴角,轻轻一笑。
    原本对这种胭脂地并无兴趣,可自从琴师出现后,他便成为了这里的常客,那琴声能让他忘却沙场上的万千白骨。

    天阶凉如水,月色胧人愁。
    知音少,谁值我重拾瑶琴,让我以笑相迎?
    唯有你。

    “明日苍云军便要离开京城,守土安疆,平定乱世,我将你赎出来,你去寻个清幽之地,远离这尘世,安度一生吧。”
    身披重甲的将军牵着战马,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容,眸光漆黑,包含了不知多少情思。
    “我愿散尽年华,痴守一生,只为等你归来。”
    那个怀抱青玉流地琴师眼眸深邃,藏尽温柔。
    他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,喃喃道:“你归来时,我便温酒一壶,纵歌迎你。”
     本是好梦一场,却被惊回。

     边疆大漠,他杀敌驰骋,沙场金戈铁马,刀光剑影,乱了人心。
    三更时分,风沙四起,马嘶声、叫喊声、血光交织在一起,慢慢模糊着,仿若逝去了人间滋味。
    鲜血染红了兵刃,他张开双眼,记忆似乎早已被抹杀,剩下的,只有与敌相拼的嘶喊,和艳红得如十里华灯的血肉。
    不知莲瓣开合了几回,韶华乍转,倏忽之间,已过去四十余载。
    将军满头白发,银丝缠绕,浑身旧伤,唯有战衣鲜红,兵刃锐利,他经历了整个乱世后,离开疆土,回到这四十余年未归的京城。
    故地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,一派温软繁华之貌。

    只是那家青楼楚馆的对面,一白发男子,拢一袭白衣,抱琴而坐,琴声亢长,仿佛弹尽了四十余年。
    将军打马而过,袅袅琴音似乎牵动了他心中的某根弦,只是那弦,在他征战沙场时,便断了。
    他低眸浅浅一望,轻轻地扫过那把青玉流,扯动缰绳,在一片琴音中慢慢走过,渐行渐远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