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雷安】《殊道同途》

#题目没有错没有错没有错(≧▽≦)。
#刀中带糖,文渣莫怪。
   
   

   “雷狮,接受讨伐吧,我会让你们这群强盗得到应有的报应!”
    安迷修剑指四人,碧蓝的眼瞳里是不可撼动的坚定。
    “哦?你的言辞还真是可笑呢——骑士小姐。”雷狮挑眉,头巾在风中猎猎飘扬,他歪着脑袋,不屑地扬了扬嘴角。
    “是‘最后的骑士’!”安迷修不想再跟他废话,双剑一挑,俯冲而上,拖曳出两道炫目的锋芒。
    雷狮仍然是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嘴角,搭在肩上的锤子被握得很紧。
    尘埃落定后,安迷修把剑抵在雷狮的颈间,身体却是被动的,雷狮把他压在身下,抬手扯过他的领带,安迷修迫不得已地靠近他,对上那双暗紫色的眼睛。
    “骑士小姐,这是第几次了?”
    “雷狮,放开我!不然你的命可就没了。”
    虽是这样说,可安迷修却并没有感到自己占了什么便宜。
    “哦,是么?真是令人害怕。”雷狮俯身看着他,眼里充斥着玩味,不屑,甚至还有——欲望。
    安迷修与他对视许久,望见他身后的三人正一脸看热闹的表情,便知道自己没什么机会,安迷修轻叹一口气,撂下剑。
    “真是识相呢,可爱的骑士小姐。”雷狮松开手,起身,立在那三人面前,饶有兴趣地看着他。
    “雷狮,你记住,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们绳之以法!”
    安迷修转过身,快步走在风中,只留下一个纤细孤独的背影。

     当组队赛给每个人分配好队友后,安迷修看见金抱着格瑞,笑得一脸开心,正要恭喜他们,身后却响起熟悉的声音——
    “啧,安迷修,我是有多背才能跟你分到一组?”
    他转过身看见雷狮后,马上对身旁的裁判球说:“我能申请换组么?”
   “不好意思QAQ,组员是不能换的。”裁判球看了眼不远处的雷狮,马上溜了。
    雷狮淡淡地撂下一句:“真是麻烦,你可别拖我后腿。”
    “你……”

    虽然雷狮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但当他们在比赛中被一群人团团围住时,安迷修拔剑就要冲上去,雷狮却拦住他,淡淡开口——
    “剑出这么快干什么,这种时候,只要站在我身后就行了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安迷修觉得自己越来越搞不懂雷狮了。

    在一次战斗中,安迷修受了伤,他本想自己一个人坚持到医疗站,但雷狮却扣住他的手腕:“我背你。”
    “不要你背。”
    “不背?”
    “不背。”安迷修甩开他的手,本想继续向前,身体却被一把捞起,整个人离开了对面,被雷狮轻而易举地扛在肩上。
    “雷狮!放我下来!”
    “乖一点,我的骑士小姐。”雷狮弯了弯唇角,丝毫不理会正在挣扎的安迷修。
    说好的不拖他后腿的呢?

    当组队赛进行到后半场时,本就受伤的两人碰到了嘉德罗斯。
    不仅仅是嘉德罗斯,还有他身后的雷德和祖玛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,你是要违反规则吗?”
    “规则,只对你们这些渣渣有用。”嘉德罗斯将长棒搭在肩上,笑得猖狂而放肆,身后的雷德和祖玛便提着武器,迅速朝他们冲了上来。
    两人拖着受伤的身体,一番激战,硬是和那两个嘉德罗斯的同伴拼了个两败俱伤。
    雷狮受的伤比安迷修重了许多,因为他在战斗的同时还不忘替安迷修扛一点伤害,这时,一道金光乍现,闪耀天地。
   “肆虐天地吧!”
   当听到这句话时,雷狮下意识地把安迷修推了出去。
    “雷狮——!”

    “好好活下去吧,我的骑士小姐……”
    那一刻,安迷修的耳边只剩下这句话,在不停地撞击他的大脑。

    “雷狮,我还没亲自动手讨伐你呢,你给我醒过来啊,混蛋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