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策花】《归矣》

#来交策花党费,军爷这么帅当得花哥。
#文渣莫怪。

  
    

   
    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    “这里……是何地?”
    “万花谷。”

    药师在云锦台附近捡到了这位躺在血污之中的校尉,他披挂重甲,鲜血染红了战袍,长发披散一地,脸上也沾染了不知是谁的血,奄奄一息。
    他倒在草丛中,不断地重复着同一个字——杀。
    药师把他扛回了家。
    清理血污,擦拭身体,上药疗伤……如此重复了五天五夜,终于将他从那片血光四溅的战场中唤醒。
    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    “这里……是何地?”
    “万花谷。”
    “你是何人?”
    “一个药师罢了。”
    他的另一只眼睛被绷带缠住,左眼半睁半闭地望他,随后,校尉开口道:“多谢先生救命之恩。”
    “无妨,救人本是医者的职责。”
    “我昏迷了多久?”
    “整整五天。”
    “那么,边关的战事如何了?”
    药师端碗的手轻轻一抖,险些洒溅出来,他定定地看着床上的校尉,一字一顿——
    “全军覆没,无一生还。”
    校尉的眼睛猛然睁大,唇角微动,却未发出任何声音,半晌,他敛去了眸中的悲痛之色,将药师手中的药碗夺过,一饮而尽,擦了擦嘴角,轻轻地说了声:“真苦啊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”药师收了碗,看他一眼,慢慢退出门去,望着这谷中的秀丽景致,轻轻叹了口气。
    几日后,校尉已能下床走动,他坐在门前,静静地望着这姹紫嫣红,繁花锦簇的幽谷,忽然开口:“我竟不知道世上还有这等世外桃源。”
    药师看着他,没有搭话,只是微微扬了扬嘴角。
    “只可惜,我已无法再守护这大好河山了……”
    那一役, 他筋骨尽断,武功全失。

    从此,药师每每采药归来,都能看见校尉坐在院中,手持一盏茶茗,氤氲袅袅间,轮廓分明的面容隐约可见。
    这样平淡而安逸的日子过了不知多久,某日,当药师归来时,便看见校尉手握一根细长的竹枝,当长枪舞动,无奈内力尽失,竹枝“啪”的一声掉落在地,他捧着手臂,逆光而立,身形颀长,却显得单薄。
    “你可知,当年我也有一身武艺?”
    药师看着他的背影,缓缓开口。
    “那么,却是为何,做了医者?”
    “当时我修的是《武经》,点穴截脉,可控人生死于一线,然而,当我杀人无数,众叛亲离时,我才开始后悔——”药师顿了顿,抬眸扫过这谷中的绝艳之景,接道,“于是,我封了脉,开始修习《医经》,治病救人,结庐为家,成为这万花谷中的一名药师。”
    校尉转过身,深邃的眸光看进他的眼里,他扯起一丝难明的笑意:“挺好的。”
    “……是啊。”
    药师怔怔地看他离去,心绪一紧,他果然还是在为自己不能保家护国而感到痛苦。

    边疆的战事越来越紧张,战火舔舐了一片又一片地域,药师听闻后,第一时间赶回家中,便看见他负手而立,极目远方,他的视线越过那条狭长的隧道,直达沙场。
    “你可知,我们天策府的使命便是战死沙场?”
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 “可我如今已是个废人,再也无法为国而死……”
    “我替你去。”
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 “我替你去。”
    “你疯了!”校尉转过身,快步逼近他,抬手扯过他的手腕,“你不能……”
    药师出手极快,便点了他的穴,他冲校尉笑了笑,眼底掠过一丝哀伤——
    “你的使命,我替你完成。”
    药师后退几步,别过头,转身走出院门,走出他目光所及的地方。

    自此,他终日候在草庐前,守着这四季如春的万花谷,期待能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这世外桃源。
    谷深花已开,可缓缓归矣。

    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    “这里……是何地?”
    “万花谷。”
    “你是何人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