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香乔】《反派生涯》

#一个相爱相杀的间谍梗,闺密组赛高。

#你那么美好,并不适合黑暗。

#文渣莫怪。(历史上的乔妹真名莫测,只知姓桥,比较广泛的说法是名莹,望海涵)

  
 

   “这姑娘长得好生娇俏,不如与我们认识认识,一起去茶馆聊聊?”
    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    “诶姑娘,别走啊,咱们相识一场,怎能不喝一杯?”
    “你们……”
    一粉裳女子,娇小玲珑,挽着双髻,面容姣丽,明眸皓齿,清澈的双眼望着身边这群等闲之辈,面容难掩不耐之色。
    “本少爷驾到,你们这些废物,怎么还不统统闪开?”
    一道尖锐细长的声音划开人群,众人展眸望去,只见一袭青裳的少年立在不远处,面庞俊俏,墨色长发松松地绑在颈后,垂至膝间,他的眼眸泛着锐利的光泽,骄纵万分。
    “对……对不起,小的知错了,我们这就滚……”
    一瞬间,刚才还在调笑的众人便没了影。
    小乔微微欠身,秀眉弯起:“多谢公子搭救。”
    “小……小姐,终于找到您了,少爷让您速速归家……不得耽误!”
    一个丫鬟装扮的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眼前,她瞧了瞧那粉裳女子,转过头,微喘着道出了上面的话。
    小乔一愣,惊道:“原……原来是姑娘。”
    那俊俏的女子冲着她扬了扬嘴角。
    “我叫——孙尚香。”

   
    宫殿内,孙权斜靠于王座之上,华服披身,一副薄情寡义的美人脸,细长的双眼正俯看着离他几尺远的粉裙女子,阴晴难辨。
    “桥莹拜见主公。”
    “起来罢。”孙权弯了弯眸,看了眼立在一旁的小妹,笑道,“这是孤的妹妹,名曰孙尚香。”
    小乔怔怔地望着那一拢水绿长裙的女子,长发挽成双马尾,面容清丽,气质无双,只是眼中,还是少不了那纵傲之气。
    “拜见……姑娘。”
    孙尚香弯了弯唇角,眼里闪着不知名的光:“请起。”
    “小乔姑娘初来乍到,还不熟悉这里的环境,香香,便由你来照顾罢。”
    “那么,便交给本小姐吧。”
    “多谢主公,多谢姑娘。”
    “都说了,本小姐叫孙尚香,不叫姑娘。”
    小乔默了默,抬头笑得很是明丽:“那,香香姐?”
    “哎,莹儿。”
   

    “莹儿,你觉得这王府怎样?”
    “自然是富丽辉煌得很。”
    “唉,没意思,不如穿上男装,去街上遛一遛。”
    小乔看着孙尚香,若有所思道:“难怪之前能碰到你,原来你当时是偷偷溜出来玩的。”
    “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在本小姐英雄救美时,有没有觉得本小姐俊得很?”
    “恩,这倒是真的。”小乔配合地点点头,故作叹息道,“只可惜啊,你是个姑娘,不然我真想……”
    孙尚香挑眉,立即接话道:“是不是想以身相许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无妨无妨,周公瑾那家伙,也不比本小姐差。”
    小乔微愣,扯起一丝难明的笑意:“是呢,都说都督大人才华横溢,定是个好官人。”

    江东之地,温软繁茂,山长水阔,江水两茫茫。
    时间缓缓流过,孙尚香发觉到,离婚期越近,小乔便越发安静,独坐在后院中,微微蹙眉,眼里总有敛不去的哀伤之色。
    “莹儿,在想什么呢?”
    小乔扯起一丝笑意,轻轻摇了摇脑袋:“没什么。”
    孙尚香淡淡道:“你在骗我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莹儿,你是骗不过我的,因为……我了解你。”
    小乔猛地一震,仿佛触动了心底最深处的什么东西,一阵苦涩传来,让她抑制不住地想要流泪。
    “姐姐说,我的魔道还不够纯粹,看来,竟被她说中了……”
    小乔喃喃道。

    “香香姐,你也许是唯一能让我后悔的人。”

    喜宴上,烛火摇曳,佳人成双。
    小乔初嫁了。
    浣一袭红衣,罗裙轻裳,身姿娇袅,朱纱遮颜,精致繁复的花纹随着步伐的游走而轻微晃动,美得像是一幅画。
    小乔挽着身边的周瑜,缓缓迈步,慢慢走近那高坐于王位之上的孙权,大小姐立在一旁,唇角噙着笑,很是欢喜。
    距王座仅有几步之时,那红衣佳人竟亮出了袖中的匕首,手腕一转,足尖轻点,刀尖挂着寒芒朝那王座之上的人袭去——
    头顶的红色盖头被风陡然掀起,露出精致绝艳的面容,和那充斥着杀意的眼神。
    她从未见过小乔这般的目光。
    孙尚香来不及细想,便闪在孙权面前,迎着那把锋利的匕首,张开了双臂。
    小乔未料到这种状况,她下意识地将刀尖偏离方向,擦过孙尚香的肩膀后,留下了泊泊血迹。
    “……!”小乔咬紧了嘴唇,欲言又止,她收了匕首,别过身子,在一片混乱中逃离了婚宴大殿。
    “小乔?!”
    “莹儿!!”
    周瑜望着新娘逃窜的方向惊异道。
    而孙尚香则是拔出长剑,便移步追了上去,丝毫不在意自己所受的伤。
    大厅内混乱不堪,孙权死死地抓住王座把手,怔怔地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,久久未回神过来。
   
    “桥莹,你已无路可逃了。”
    小乔背靠墙壁,长剑抵在她的颈间,冰凉的触感一直滑向后脊,她精致妆容下的双眼还是那样清澈。
    这是她第一次叫她桥莹。
    也该是最后一次。
    “那么,你想怎样,便怎样。”
    孙尚香眼里有剩下余怒未消的火光,也有刺骨的悲痛。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 小乔冷冷道:“没有为什么,我只是在完成我的任务。”
    “你来到我身边就是为了刺杀我的兄长?”
    “是。”
    “你一直在骗我?”
    “……”小乔死死地盯着她,半天,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,“是……”
    好一个“是”字。
    孙尚香握着刀柄的手颤抖起来,小乔抓住这个时机,挑起匕首,却只轻轻划过她的颈间。
    “你……”
    孙尚香长剑一挑,挽出剑花,破了她的动作,一招一式,剑气纵横,步步为营,最终将她的匕首挑飞出几丈远。
    她本想收了动作,却不曾想那佳人直朝她的剑扑来,剑身刺穿胸膛,乱红飞溅,在那本就红艳的嫁衣上开出几朵美丽的血花……
    “莹儿!”
    小乔一袭火红的嫁衣,躺在她怀里,是那么美,精致俏丽的脸庞苍白无力,嘴角溢出了鲜血,却仍微笑着——
    那笑容里,有满足和快乐。
    孙尚香突然想起在宫殿内初见她时,她的脸上不只有惊讶,还有一丝不忍和无奈。
    “香香姐……你知道吗,我……只有一句话没有骗你——”小乔的眼泪落在被鲜血染红的地板上,如雨纷坠,“那就是,你是唯一……能让我感到后悔的人……”
    她轻轻地笑着,一如当年的明丽。
   

   

评论(3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