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环离】《琴瑟和舞》

#做梦都盼着这个tag更新,没有粮只能自己产了……(又站了冷cp的我)

#文渣莫怪,我永远站环离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“听闻长乐坊的那名绝世琴师不弹琵琶了,可真有此事?”
    “确有其事。唉……我至今还记得,上次她罢琴时,是在一年前的秋天——”

    “这便是长乐坊?”
    温软风雅的楼坊内闯入一名身姿窈窕,俏丽无双的兔耳女郎,她怀抱一把红伞,俏生生地立在厅中,睁大双眼好奇地望着周遭一切。
    仿若一只闯入深重森林的小兔子。
    楼上的琵琶声忽然就停了。
    抱着琵琶的女子敛下细长的双眸,仔细打量着她,眸光微沉,却又不动声色。
    怀抱红伞的女子碰巧抬头,四目相对,她睁大了瞳孔,声音透着喜悦:“啊,你就是玉环姐姐!都言你的琵琶是长安第一绝,今日终于见到真人了!”
    “敢问姑娘,是何人?”杨玉环淡淡开口,敢直接闯入长乐坊的,这长安,还真没几个。
    “小女子公孙离,仰慕玉环姐姐已久了。”她抱紧手中的伞,脸上难掩兴奋欢愉之情,“玉环姐姐的琴声,是阿离听过最美妙动听的琴声!”
    杨玉环挑眉,听到的溢美之词千千万,可唯这句话入了耳。
    “是吗……谢谢。”
    “阿离的梦想便是能为玉环姐姐的琴声伴舞,可否让阿离实现这个梦想?”
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 美人倚着栏杆,轻轻抚动琵琶,音韵袅袅,如梦似幻,仿佛将人带离这盛世长安,送入一个只存有幸福的美好碧落。
    舞姬微闭双眸,脚尖微微踮起,不疾不徐地变换着舞步,头顶的红伞倏然张开,枫叶状的花纹不停旋转,让人感到秋意正浓。
    她身姿袅娜,衣袂飞扬,翩翩而舞,在空灵悠长的琵琶声中,步伐曼妙,轻盈娉婷,她将自己的心交给那楼阁上抚琴的女子,随心而动,交错成舞。
    “红叶最多情,一语寄相思。”
    她伞下绝丽的容颜微动,似乎饱含情深意重,眸光如水,流转间摄人心魂。
    公孙离收了伞,笑道:“玉环姐姐的琴声如此动人,相比之下,阿离的舞蹈就做不到呢。”
    “姑娘的舞蹈,可以带来幸福。”
    “真的吗?那,阿离以后都来给玉环姐姐跳舞,好吗?”
    她的笑容,美得像落入凡尘的精灵,顾盼生辉。
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 杨玉环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有一瞬间的恍惚——
    我寻了半生的幸福,你一笑便是了。

    琴瑟和鸣,翩然起舞。

    从那天起,长乐坊的琵琶声再未响过。
    世人都言,那怀抱琵琶的女子在等一个能让她拾琴的人。
    而那个人,会是谁呢?
 
    几个月后,长安出现了一个神秘组织,这个组织中,有一位兔耳女子,喜欢撑着红伞,在枫树下翩翩起舞。
    舞姿清绝,国色天香。
    于是这长安,便出现了一名绝世舞姬,她名为公孙离。
    与此同时,那久违的琵琶声也悄然响起。
    只不过,与以往相比,那琴声少了几丝茫然,多了几分深情。
    世人皆言,那高楼之上的美人,终于遇到了知音。
    “玉环姐姐,阿离今后,只为你一人跳舞,可好?”
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 既然如此,那这琵琶,我也只为你一人抚。
    那动人的琴声响了一年,那婀娜的舞步也伴了一年。
    长安的牡丹开了。
    “玉环姐姐,阿离,要出去执行任务了,你多保重。”
    次年的初秋,那总是撑着一顶油纸伞的女子,离开了长安。
    那琴声虽未停止,却清泠疏离了不少,仿佛不再止步与这长安,而是要传到更远的地方去。
    为了某个在远方的人。
    直到深秋的某天,一名白衣方士闯入长乐坊,并带去了一把红伞。
    伞檐缀着一圈枫叶,仿佛寄托了什么难以诉说的情思。
    也许它承载着不归人的情深意重。
    方士离去后,她在枫树下坐了许久。
    那天的长乐坊格外平静,那美人将玉面琵琶和那顶油纸伞一同装入木匣中,葬入了黄土。
    她寻了半生的幸福,终究在这一刻了无痕迹。
    知音不再,这琵琶,还弹与谁听?
    从此,这长安城上下,再未响起那名绝世琴师,动人心弦的琵琶声。
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