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人设故事】《庄园日记》(二)

  #是一篇以幸运儿的角度,来来叙说一些人物过去故事的文,(又一次)把暂出人物都写完了。(快夸我快夸我!)

  #感谢两篇都看了的小可爱们,下篇打算写园丁小姐姐,先挖个坑w。

  #虽然没能在十二点之前码完这篇文,但还是祝你们520快乐,爱你们!
  
  
  
  
 

    我是幸运儿。
    我来到欧利蒂丝庄园快两个月了,连我自己都想不到我居然能活这么久,而我的日记居然会有后续。

    游戏刚刚开始。
    很走运,我的面前就有一架密码机。
    我开始用正常的的速度破译密码,虽然偶尔会校准失败,但很明显我已经破译了一半了。
    身旁突然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人,正帮我一起摆弄密码机,我抬头便看到了一顶浅蓝色的帽子。
    是海伦娜小姐。
    她冲我笑了笑,海伦娜小姐的微笑总是可以带给别人勇气,唯一令人遗憾的是,她是个盲人。
    海伦娜小姐出生于普通的木匠之家,在一岁时她突患急性脑充血病,持续高烧使她昏迷不醒。
    而当她醒来后,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。
    值得庆幸,尽管只是一个普通的手艺人,可海伦娜小姐的父亲约翰·亚当斯耐心又睿智,他常常带着她外出,教她用双手触摸花瓣,用鼻子嗅闻花香,再用耳朵去听风中的枝叶摩挲。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海伦娜小姐陆续认识了鲜花、水、太阳……以及整个世界。
    我猜,海伦娜小姐来到庄园的目的,大体离不开治疗她的眼疾吧。
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衷心地祝愿一个人。
    转眼间,密码机的灯亮了,她的破译速度总是很快,超乎常人。
    还剩三条密码未破译。
    不用猜,便知道是机械师。
    这个和我同龄,甚至可能比我还要小的姑娘,智商是我的两倍。
    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爽的。
    特蕾西在出生不久就失去了母亲,之后跟随父亲马克·列兹尼克在自营钟表店生活。基于父亲的耳濡目染和自身过人的天赋,十岁的特蕾西已经成为了闻名的机械天才,她能将机械表与电力结合,利用电磁波动缩小钟表的误差。随后还制造出了一些粗略的机械人形,让它们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。
    不过爆炸事故发生得很突然。
    父亲马克不幸遇害,特蕾西在收到一份神秘邮件后则离开了钟表店。
    听说蜘蛛夫人的机械肢就是她制造的。
    至于特蕾西这个天才为什么要来庄园,我的理解是她是来寻找灵感。
    因为天才都很疯狂。
    在感受到一阵心跳后,我果断躲进了旁边的柜子里,一个红色的影子从我面前慢慢飘过去,我突然感到了一阵绝望。
    是那个新来的屠夫——红蝶小姐。
    得知新来的监管者是个美艳无双的东方美人,我便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。
    可迎接我的只有她带着狰狞面具的脸,半浮在空中的她,衣袂齐飘,浑身散发出鬼魅可怖的气息。
    我就知道屠夫是不可能淑女的。
    还好红蝶小姐的手比较短——哦不,是我跑得比较快,才有幸从她手下逃脱。
    美智子小姐在一场宴会上遇到了异国军官迈尔斯先生,两人一见钟情,很快便举办了婚礼,并住在迈尔斯的家乡。不过迈尔斯的父亲极为反对这样一桩婚事,他不能够接受儿子娶这样职业的女人为妻子。虽然迈尔斯心意未改,但很快他收到上级调令,前往印度半年,让妻子留在了家中。
    可就在迈尔斯先生回来的前一周,一个弥漫浓雾的深夜,美智子小姐失踪了,再也没有人看到过这个羞怯的东方美人。
    如今我们看到她了,可美智子小姐却再也不羞,她成为了一个令人惊恐的歌舞伎之鬼。
    柜子被倏忽打开,我看见了特蕾西稚嫩的脸,她淡淡地对我说:“库特先生升天了。”
    我从柜子里钻出来,发现只剩一条密码未破译,便轻轻应了句:“哦。”
    “屠夫是红蝶小姐。”
    “我知道,我刚才看到了。”
    特蕾西看了我一眼:“我去找密码机了,你别被抓啊,我可不想救你。”
   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我站在原地想着库特先生为什么会被抓,明明他有一本《格列佛游记》啊。
    库特先生出生于英国约克郡,出生后便跟着父母搬家或移民,先后从英国到意大利,再到法国,又回到英国,不断地在形形色色的旅客中穿梭。
    这段独特的经历让库特先生觉得自己就像迁徙的候鸟,形成了典型的逃避型人格,并难以集中注意力,每天沉迷于阅读寻古与探险主题的小说,比如经典的《格列佛游记》,并时刻臆想着自己是一个伟大的冒险家。
    因此我们跟他的关系都不算熟,毕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。
    但是不难猜到,库特先生来到庄园的目的肯定是为了成为一个冒险家,这是他的梦想。
    但我最敬佩的,却是魔术师先生。
    他的魔术真的很神奇。
    就和他这个人一样。
    瑟维先生出生于艺术品商人之家,从小就对剧院里的魔术表演有着极大的兴趣,师从约翰·亨利·安德森后,瑟维先生很快从老师那里学会了多种技巧,他甚至还发明了能够营造出人体消失幻觉的表演“阿斯拉的假象”。
    这一前所未有的魔术为他赢得了无数喝彩,可瑟维先生并不满足于现状,他要更无暇、更疯狂、更永久的表演,一如邀请函中描述的那样——
    不是欺骗观众的眼睛,而是真实地呈现幻觉。
    他的目的非常疯狂,但我觉得他做到了。
    瑟维先生似乎和克利切先生非常聊得来,也许,他们的职业,都是欺骗?
    哦,还有一个奇怪的人我忘了说,他就是那个著名的前锋。
    威廉就读拉格比高中时期,被视为颇具实力的足球运动员,但经常被别人挑战了比赛规则的底线,他还以这种风格开创了风靡全国的一项新运动“拉格比足球”。
    可这一切却和威廉没有什么干系,人们对他的印象还是停留在“带球跑步的高中生”,大学毕业后也只能加入小型俱乐部。
    就在他苦恼时,一封神秘邀请函改变了他生活的走向。
    我猜,邀请函里的内容肯定能满足他的奇怪愿望。
    毕竟这个人总是横冲直撞,并妄想着能够撞晕屠夫。
    人们总是奇形怪状。

    啊,逃生门亮了。
    今天还是那样好运。
    那么下次,也祝我好运吧?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