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人设故事】《庄园日记》

#是一篇以幸运儿的角度,来叙说一些人物的过去故事的文。(多么精准的定义)

#虽然是一个只有运气没有任何天赋的家伙,但这个小家伙真是可爱死了,我永远爱他。

#文渣莫怪。(涉及人物太多,就打几个最爱的tag,原谅我)

 



    我叫幸运儿。
    我在这个庄园里幸存了快一个月,没错,我靠的是运气,我也只有靠运气。
    这个游戏最让我害怕的,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恐惧。
    一种渗透到骨髓里的恐惧。
    我不想再当一个懦弱的人,为了克服这个与生俱来的弱点,我参与了这个游戏。
    并且活到现在。
    说没有运气是假的,但好的队友才是让我存活下来的关键。
    在这一个月里,我认识了许多参与这个游戏的人,并且逐渐了解了他们。
    这个庄园里的人,都与你所看到的外表完全不一样。
    相信我。
    艾米丽小姐是个救死扶伤的医生,但她并非你想像的那样单纯善良,她是个有野心的人,极其聪明看起来又不失真诚,她想要的东西远远不止现在的这些。
   艾米丽小姐曾经对我说:“想要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存活,有时候就得做些惊人之举。”
    这可不是一个医生对病人该说的话。
    她来到这个庄园,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被称为家的地方,并且最终得到她从未拥有的安全感和稳定生活。
    如果我受伤了,她会来救治我,可是这个医生小姐总是喜欢跟着玛尔塔小姐,我经常看见她们两个走在一起。
    玛尔塔小姐是个拿着信号枪,并且身着军服的长官,长相冷艳的空军小姐总是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。
    但她甚至比任何人都更在乎队友情谊。
   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,她才能让渴望安全感的医生小姐寸步不离地跟在身边吧。
    每当我被屠夫抓住后,她总是第一时间过来救我,用那把枪打晕屠夫后,干净利落地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,然后艾米丽小姐便会过来接应她。
    出生于军人之家的玛尔塔小姐,从小就擅长骑马射击,但比起驰骋马背,她更向往蓝天的一望无垠,在学习了基础的飞行驾驶技巧后,她加入到空军当中。
    但遗憾的是,玛尔塔小姐并没有如愿当上飞行员,她只能被安排在地面执行信号引导的工作。
    这也正是她参与游戏的理由,她想要翱翔在蓝天之中,就必须有一个可靠的“赞助商”。
    说到这个,就不得不提“慈善家”克利切先生了。
    一开始遇见克利切先生时,我就知道他是远近闻名的慈善家,他在大家口中乐善好施,善良而友好。
    但经过多次的见死不救后,克利切先生终于告诉了我他来到这个庄园的原因。
    并不是为了做慈善。
    克利切先生在这个冷酷的现实世界中长大,跟着贼头摸爬滚打锻炼着赖以谋生的技巧,他只相信一句话,能从别人口袋里拿钱的时候,就永远别打开自己的。
    “伍兹小姐和奖金,我都想要。”他这么说。
    但园丁小姐眼里似乎只有那个硬梆梆的稻草人,它就是她的特别的“唯一”,她只想安心地使用自己完美的园艺技巧和才艺。也许亲爱的稻草人先生需要一些修饰,换掉那些腐坏的深棕色茅草,再加上一顶新的帽子......
    装饰梦中情人有什么问题呢?只要拥有足够的金钱就行。
    园丁小姐这么想。
    可佣兵先生却没有这么单纯而美好的愿望。
    虽然个子不高、体格也不算健硕,但奈布先生和大多数廓尔喀人一样,拥有强健的体魄和不屈不饶的精神,他曾经是一名效力于东印度公司的雇佣兵。
    但其实他对战争的厌恶达到了极点,并且拒绝为英国人卖命。
    他成为了一名自由的雇佣兵。
    但远离嗜血的生活是那样无趣,佣兵先生想道——或许一场危险刺激的游戏能给予他在战场上同样的体验?
    与他相比,律师先生的目的就非常明确且现实了——他只想要钱。
    弗雷迪先生受困于过去的失败官司和个人生活的颓丧,他干着一份卑微的工作,拿着微薄到可笑的薪水。
    但他可不会止步于此。
    弗雷迪先生希望找到一条可以摆脱过去的出路,并且最终过上那种他从未拥有的生活。比如,拿到一笔不菲的奖金,得到成为律师合伙人的契机,或者,又是一大笔不菲的奖金。
    其实只要有钱就够了,他这么认为。
    庄园里的人很多,我认识并且了解的人却不多,但无数场游戏后,我却发现了屠夫们的故事。
    如果你听说过1888年在伦敦犯下数起罪行的开膛手杰克,你或许会感到害怕,会认为他是一个外表可怖,残忍血腥的罪犯。
    但其实,他是一个哼着小曲儿,会公主抱的雾都绅士。
    本以为他也会用气球把我牵到椅子上,没想到这个戴着高帽子的屠夫直接把我打横抱了起来?!
    我当时吓得连挣扎都忘记了。
    杰克先生总是隐匿于黑暗之中,只能看到他衣角处飘散的玫瑰花瓣,当他把你抱起来时,你就能近距离地观察到他的面具了。
    说实话,我被抱了那么多次,也没能看见杰克先生的真面目。
    但并不是所有屠夫都像他一样“温柔”。
    因为天生一张苦瓜脸而不得不在马戏团扮演哭泣小丑的裘克先生,曾日复一日忍受着同僚们的嘲笑与捉弄。他对相貌英俊的微笑小丑充满了妒忌之心,在又一次遭到嘲弄后,愤怒的裘克先生撕下了微笑小丑的脸,将他缝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    可是人们看到这张扭曲的笑脸却只会露出惊恐的表情,于是小丑先生背上了会让吸入者发出神经质笑容的气体——“欢笑到死”。
    也许裘克先生是真的想让别人展现笑容,可是所有人一看见他,就会惊恐地逃走,特别是我。
    哦,忘了说了,我觉得绅士先生和疯子先生也许是水火不容,他俩每次遇见都会开始互怼,于是我们便趁这个时机逃之夭夭。
    可是他们两个微妙的关系却又无可替代。
    那么,只能说说厂长先生了。
    在我们眼里,里奥贝克先生是一个挥舞着电锯的凶残怪兽,可他原本似乎有一个“温馨”的家庭?
    里奥贝克先生曾经营纺织厂的小型工场,他的妻子与友人卷走了他所有的财产。倍感绝望的他在厂房内试图以火自焚来结束自己的生命,可高温没有焚尽他的愤怒,却在他的灵魂深处烙下了无尽的怨恨。
    于是从灰烬中重生的厂长先生成为了现在这个挥舞着电锯的杀人狂。
    虽然我很同情他,但每当看到他的身影,我还是会落荒而逃,也许是本能反应,也许是因为我的怯懦。
    说起班恩先生,他曾是庄园的巡守,并养了一只驼鹿首领“黑鼻子”,最美好的初衷是,班恩先生希望他们能够在这里工作到老。
    然而意外永远都会发生。
    狩猎季到来,一队全副武装的偷猎者已经出现。
    枪声响彻丛林,当班恩带着鸟铳赶到时,已经看到了倒在地上的“黑鼻子”。班恩先生在偷猎者的队伍里认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    那是他几年前从兽夹中解救过的少年
    可是,当班恩先生向他求情时,对方却残忍地展开了“创造米诺陶诺斯”的游戏,割掉了班恩先生的舌头,并把“黑鼻子”的脑袋套在他身上。
   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,受尽屈辱的班恩先生从此化身成魔,以米诺陶诺斯自居,而这片庄园就是他的迷宫。
    我们就是这个迷宫的求生者。
    也许上面的屠夫们姑且还算有个人样,可瓦尔莱塔小姐可能是个例外了。
    可怕的蜘蛛夫人曾是个出名的畸形秀演员,在观众失去兴趣后,沦落到三流马戏团表演滑稽戏。
    她想要重新站上舞台,再次成为万众瞩目的大明星。
    在某位机械师的帮助下,瓦尔莱塔小姐给自己装上了灵活的机械义肢和一些精巧的机关装置,她创造出了新的表演项目——人形蜘蛛秀。
    她接受了一份演出邀请,并准备在欧利蒂丝庄园举行自己的复出秀。
    很显然,她的复出秀就是把我们裹在蜘蛛网里活活闷死。
    出于对人身安全的考虑,任何观众都不应近距离观看。
    至于还没有说到的魔术师、冒险家、机械师小姐——哦不,我不能再说下去了。
    因为游戏要开始了。
    祝我好运吧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