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蝶祭】《祭品》

#总觉得美智子小姐姐和祭司小姐姐就应该是一对,她们身上都有我喜欢的神秘色彩。

#祝开心。


    这里曾是个繁华的小渔村,而现在拍打石子滩的浪花只会带来过去的残骸。

    温软繁茂的湖景村中突然出现了一位黑色长发的东方美人。
    她迤逦着艳丽红裙走过海滩,正在捕鱼打捞的人们纷纷侧目,雪白的浪花轻轻拍打着礁石,美智子在这片清脆悦耳的回响声,抬眸望着这片陌生的天空,目光微滞。
    这位美丽而神秘的东方女子被热情的村民收留下来。
   “我知道你从哪来。”
    美智子第一次见到菲欧娜时,这个身材袅娜,红发垂肩的女子盯着她,缓缓地道出了这句话。
    她自称是克鲁苏神话中时空之主犹格·索托斯的忠实信徒,她浑身充斥着难以言说的神秘色彩,她的所作所为总是令人百思不得解……
    而她的瞳孔却深沉得望不到尽头。
    美智子静静地望着她:“你是谁?”
    “我是这里的祭司,克鲁苏神灵最忠实的信徒。”
    她这样答道。
    “不,我不是问你的身份,我是问你的名字。”美智子说道,“我想认识你这个人。”
    这位年轻貌美的女祭司愣住了,她自诩为神明最忠实的发言者,受所有村民敬重,却从来没有人想认识她的自我。
    “我叫菲欧娜。”

    这个从东方来的女子,竟让她有些难以预料。

    “我知道你从哪来。”
    “那么,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?”
    “我只注重结果,不执着于过程。”菲欧娜不疾不徐地说着,“可是,我知道你的故事。”

    “那个军官不知道你已消失。”

    “他们不会让他来找你。”

    “你是被某样东西吸引而来的。”

    “舞者。”
    美智子有些讶异地望着她,这个戴着兜帽,头顶有着羊角,佩戴金属挂饰的女子。
    她越来越神秘,越来越让自己感到意外了。
    美智子不是唯心主义者,可她现在却不得不信任这个祭司。
    因为她所说的,都距现实分毫不差。

    湖景村的日子似乎过得很快,至少与乌烟瘴气的城市比起来是这样。
    美智子与这位祭司渐渐熟络起来,可她们之间却总是隔着些若有若无的东西,并且两人都没有捅破这层隔膜。

    一年过去,湖景村即将迎来捕鱼旺季,浪花不停歇地拍打着岸边的岩石,海边巨大的渔船似乎准备随时出驶。
    村民们开始轰动,交头接耳,热情洋溢,只是美智子感受到了某些不一样的气氛。
    他们除了跃跃欲试的激情,还有些难以开口的忧虑。
    美智子曾不止一次地询问过他们,可这些湖景村的渔民们却异常地团结,一个字都没有透露出来,都用了各自合理的借口来掩盖所有。
    于是美智子去敲了菲欧娜的家门。
    听完她的疑惑,菲欧娜并没有回答问题,只是淡淡地对说道:“明天是送渔民们出海的吉日,所有人都会前来祈愿与祝福,你明天能献舞一曲吗?”
    话题转移得奇怪而生硬,可美智子却只是看了她一眼,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 菲欧娜深不见底的瞳孔里,意外地闪过一丝光泽,竟是美智子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情绪――
    哀伤。
   
    第二天的湖景村,人潮拥挤。
    所有村民都围坐在一个宽阔的高台前,每个人的目光都充盈着兴奋,热忱,期望――以及一种难以明说的神情。
    美智子一袭红衣,光艳亮丽,绝美无双。
    菲欧娜坐在最远处的桌旁,托腮凝望着高台之上的她,依旧是一脸难明莫辨的表情。
    美智子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看透过她。
    胡琴笳乐声缓缓响起。
    她一身绯色舞衣,头插雀翎,粉面上一点朱唇,神色间欲语还羞,娇美若粉色桃瓣。
    一柄舞扇旋转于指尖,她踩着节拍婆娑起舞,舞姿闲婉柔靡,时而抬腕低眉,时而轻舒云手,手中扇子合拢握起,似笔走游龙绘丹青,红袖生风,墨色长发在风中飘飞。
    像一只红色的蝴蝶,随风飞舞。
    她的身后便是大海。
    泠泠作响的海浪声与这音乐交融在一起,磅礴大气,恢宏而秀丽。
    壮观得令人叹为观止。
    菲欧娜看着看着,脸上突然有些潮湿,她伸手一触,竟是眼泪。
    她竟然还会流泪。
    可那台上的舞者,却让她感到了悲伤,一道决堤的悲伤。
    潮水突然暴涨,震天动地海浪声带动着无数浪流席卷而来,从四周涌向高台,仿佛要吞噬掉那单薄的身影。
   “涨潮了!”
    众人纷纷起身,飞也似地逃离这刚刚还展现了美妙“神迹”的高台。
    村民们退到几十米之外,远远地望着站在巨浪滔天中的她,神情各异,却都有几丝掩盖不住的喜悦。
    就在那么一瞬间,美智子似乎懂得了什么。
    她是祭品。
    活祭品。
    是村民们要献给克苏鲁海神的活祭品。
    传闻中的克苏鲁海神――黄衣之主,可以保佑出海捕鱼的村民们满载而归。
    而那位献祭者呢?
    美智子一眼便望见了不远处的红发女子,她泪流满面,深邃美丽的眼睛里只剩哀伤。
    呵。
    原来从她来到湖景村的一开始,她就注定只是被利用的祭品。
    只是骗她的人,为什么是菲欧娜?
    美智子知道,其实这个女祭司是有野心的。
    她并不只是单纯地信仰神灵,她所做的这一切,也绝对不是为了湖景村。
    而是为了她自己。
    菲欧娜想从黄衣之主那得到些什么。
    女祭司努力了很久,而现在,美智子则是她实现梦想的最后一步。
    “来吧,孩子,投入我的怀抱。”
     头顶传来风笛一般空灵的声音,下一秒,惊涛骇浪吞噬了高台。
    美智子看到那个女子朝她伸出手。
    她也伸出手,可触碰到的,却只有冰冷的海水。
    也许,这就是背叛与欺骗的滋味。
    她慢慢地浸入海底,宛若一只逐浪而逝的红蝶。
    美丽得令人心碎。

    当晚,一阵凶残无比的飓风席卷了整座村庄,掠走所有。
    村民全部消失,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两个神秘的女子。

    寒冷冬夜,飓风突袭湖景村附近的山区,龙卷风将山上的猎人抛进了湖里,他奋力游到岸边,却发现湖景村已不复往日光景。
    暗淡月光下茅草屋摇摇晃晃,猎人没有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,也没有察觉到任何生命迹象。

    湖景村那些曾经温暖热闹的茅草屋――
    已被一片死寂的沉默所取代。
   
   

评论(12)

热度(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