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[空医]《彼此拯救》

  #空医真香。

  #我理解中的空医是彼此的信仰,彼此的光。

  #她们彼此拯救,将来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 

 
   “你要知道,你是我的天使,一直都是。”

    玛尔塔笑着朝她伸出手,艾米丽的耳畔只留下了这句话。

    天空只属于战火和硝烟,战壕外只属于恐惧与死亡,轰轰巨响的炮声还在不分昼夜地继续,许多人从她身旁一跃而出,随着一阵激烈的枪声和惨叫,将鲜血泼洒在了战场上。

    砖块、泥土、瓦片、乃至人体残肢在空中纷飞,哭声、喊声、求救声不绝于耳,在玛尔塔眼中,整个世界只剩下两种颜色:到处溅落的灰黑色以及其中夹杂着的,夺目的鲜红。

    她紧握着对讲机,腰间别着那支陪伴她穿梭于战场多年的信号枪,抬头仰望着天空中划过的战斗机,像一只只卑微弱小的虫子,在硝烟缭绕的空中漫无目的地飞着,攻击着,终有几只旋转着跌落下来,又立即补上空缺。

    那片湛蓝纯净的天空,终究会被战争的硝烟污染。

    玛尔塔指挥的声音被炮火渐渐埋没,整个世界只剩停不下来的巨响,和战斗机低飞过的隆隆声。

    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战争,甚至快忘了她究竟为何而战,不过,赢且活下去就好了。

    “伤员呢,快把伤员送过来,我是医生!”

    在不绝于耳的炮火声中,玛尔塔突然听到了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 不远处,从一辆救护车上跃下来的白衣女子,立在尸殍遍地的战场中,无数炮火纷纷落在她身旁,炸开火花,而她却坚定不移地立在原地,手握医药箱,大声地对一片未知说出这句话――
    “我是医生。”

    玛尔塔觉得那时的艾米丽就像天使,突然出现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,给她带来光明。

    “快把伤员送过来!”
     陆续有人把正在痛苦呻吟的伤残者抬了过来,他们的伤口狰狞而可怕,鲜血泊泊,而反应却都是抓住医生的手腕,用最后的气力求她拯救自己。

    而那个医生,却面不改色地打开医药箱,在震耳欲聋地炮火声中一丝不苟地进行操作。
    “别怕,我是医生,我会救你们的。”

    当时的玛尔塔拿着对讲机,愣愣地站在那里,看着艾米丽心无旁骛地把一个个伤员从地狱的边境拉回来――

    她就是天使。

    绝望的战场上突然涌现出了光明,总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无所畏惧地穿梭于战火纷飞的战场,瘦小却坚定不移。

    玛尔塔日复一日地在地面上指挥着,她经常抬头看着这片灰黑的天空,那不是她一心想要翱翔的天空。

    期间玛尔塔也受过不少大大小小的伤,弹片在她身旁炸开,她眼前一黑,倒下去时,手中还紧握着那个沙沙作响对讲机,对面的飞行员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叫吼,她没听到。

    再次睁眼时,她看到的是光。

    “玛尔塔,玛尔塔?你醒了!”

    眼前慢慢清晰的面孔秀丽好看,眉间带着焦急和些许开心,玛尔塔扯了扯嘴角,终于近距离地看到你了呢。

    “你……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    艾米丽小心翼翼地替她包扎着伤口:“我……其实很早就注意到你了,你总是拿着对讲机站在那里,指挥着战斗机杀敌,就像……一个舰长。”

    “舰长?”
    玛尔塔忍不住笑出了声,却因扯动了伤口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。
   
    “你别乱动!”

    看着艾米丽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,玛尔塔觉得好笑,这个在战场上无所畏惧面不改色的医生,也会有这么慌乱的时候?

    但,她是天使,这点不会错的。
 
    这个天使能一口说出她的梦想。

    遨游蓝天。

    战争结束后,玛尔塔再也没有见过那名医生。

    她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新闻:一名医生由于非法营业,导致一名女子死于非命。

    而一旁的黑白照片,便是那个她曾在战场见过的天使。

    玛尔塔当然不会相信,她找到了艾米丽所在的诊所,可那里却被人团团围住,就像一场医患纠纷。

    艾米丽站在正中央,神情冷漠且木衲,她的身旁站着一名西装笔挺,戴着眼镜的律师,沉着冷静,眼睛里闪着不知名的光。

    玛尔塔拨开人群,抓住艾米丽的手腕,将她扯出这纷染杂乱的世界。

    律师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。

    两人奔跑起来,仿佛在各逃离着什么不一样的东西,艾米丽侧过头看着她身旁的玛尔塔,突然有一瞬间的安宁。

    也许那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安全感吧,关键时刻在身边,将深陷泥沼的她带离黑暗的,这就是身处于颠沛流离中的艾米丽,所追寻的。

    想要在这个冷酷的世界生存下去,她渐渐变得野心勃勃,冷酷又贪婪,可那种久违了的安宁感,她终究还是感受不到。

    就在绝望之际,玛尔塔出现了。

    “我们见过的,在战场上。”
     缓下步伐后,两人微喘着看着对方,艾米丽怔愣了许久,开口道:“我记得。”

    我记得你,玛尔塔,你是我的英雄。

    “你……为什么会找到这里?”

    “我在报纸上看到了新闻。”

    闻言,艾米丽垂下眼睑,声音微微颤抖:“你一定很讨厌我吧,我这个……背弃医德的医生。”

    “现实或许是冷酷了点,但你还是你。”玛尔塔看进她眼睛里,字字句句,坚定得不可方物――
    “你要知道,你是我的天使,一直都是。”

    “曾经是,现在是,将来也是。”

    艾米丽的耳畔有一瞬间的空寂,她抬起头,玛尔塔正笑着向她伸出手。
    
    她是那个可以把她带离这一切的人。

    艾米丽笑着擦拭着眼泪,把手递给了她的英雄。

    她们曾互相拯救,将来也会是这样。

   
    “我不喜欢这烂透了的人间道,但幸好有你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8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