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徒子。

温笔赘述。

学充,更文随缘。

【白鹊联文】不老巫师与人类男孩(三)


#小可爱们好,这里是第三棒登徒子,画手是@逆行寻光 

#( ॑꒳ ॑ )第一棒和第二棒太正经了,事情要搞起来,坏人只能让我们来做了哈哈哈

#垃圾文笔,挖坑埋刀(别打我)

#这篇文画用了一个星期,在这里感谢我的临绑寻光,是她提出了许多建议帮我抓虫,才完成了这篇文,爱你哦!

#祝小可爱们食用愉快!

@白鹊产粮基地 



-



    “到了。”扁鹊停了下来。

    一股浓郁的药草味扑面袭来,环绕于鼻尖,配合着各种混杂在一起的清香。

    在山谷中待了些时日,李白对这种气味早已敏感起来,嗅得多了,便学到了凭香识药的技能。

    而扁鹊的身上,也终日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,他却唯独不能嗅出那是什么。

    李白把四散的思绪收回来,随着扁鹊走进这家药铺,那些熟悉的药草香味便愈发浓烈起来,他轻轻煽动鼻翼,微闭双眼,嘴角翘起弧度,似乎沉醉其中,还带着些贪恋。

    儿茶 ,丁香, 川穹, 赤芍,连翘,决明子, 辛夷花 ,连钱草 ……

    他早已对这些药材如数家珍。

  一样与众不同的药香猛地钻进鼻尖,带着些说不出来的熟悉感,他皱了皱眉,睁开双眼。

    是了,就是萦绕于扁鹊周身的这股异香,他永远闻不出。

    “别愣着,走吧。”

    扁鹊提着药包从他身旁穿过,斗篷带起的风刮着他的双颊,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,苍白的面孔依旧波澜不惊。

    李白立马跟上去,与他并排同行,本以为就这样回了山谷,却未料到扁鹊突如其来的一句——

    “要……给你买点什么吗?”

    李白错愕地抬起头,扁鹊扯了扯帽檐,唇齿微动,似乎是很艰难地说出了上述话。

    “好啊!”

    李白略带稚嫩的面庞泛起阵阵笑意,如同阳光冲破了阴云,温柔地照在身上,那是扁鹊多年不曾感受到的温暖。

    他微微别过头,神情有一瞬间的哀伤:“那就走吧。”

    “嗯!”

    两人的身影靠在一起,不再显得那样孤立无援。

    ……



    在山谷中的日复一日平淡无奇,从不曾变化过。

    李白每日于谷中练剑,做好饭等着收养他的神医大人采药归来,然后两人一起对坐吃饭,接着便是无尽的沉默,有时四目相对,也是同时埋下脑袋。

    但李白确确实实能感受到,扁鹊对他的态度有着细微的变化。

    “你还在长身体,多吃点。”

    当时的扁鹊起身离开餐桌,突然撂下这样的一句话,差点让李白一口饭菜噎到嗓子眼。

    紧接着,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   神医大人似乎很喜欢待在那个隐秘的地下室里,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但那里一定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地方,一个充满药物和实验的地方——

    一个,可以让他达到目的的地方。

    ——

    “吱呀——”
    
    地下室的大门被缓缓推开,李白收声,小心翼翼地走进。

    竟然不锁门,这个巫师也太相信他了吧。

    只可惜,他并不是一个十二岁的,天真无邪的孩子。

    他猜的没错,呈现在眼前的就是一个偌大的实验室。

    各种奇形怪状的玻璃器皿摆放整齐,在昏暗的地下室里也能折射出奇异的光泽,它们明晃晃地靠在一起,光影摇曳,竟有种美丽绝伦的怪异之感。

    李白仔细观察着器皿中五色纷杂的溶液,轻轻绕过实验桌,目光停留在了角落里的巨大药橱上,透过玻璃,里面的试管熠熠泛光,神秘的液体轻微晃动,成功夺去了他的思绪和所有视线。

    然而那把冰冷的锁,将李白拒之门外。
   
    那些桌上的溶液随意摆放,是因为它们都是半成品或试验品,那么,这个用锁封闭起来的柜子,里面的东西应该很重要了,对吧?

    李白思付。

    他把手掌紧紧地贴在玻璃上,静静观察着沉睡在橱中的珍宝,真近啊,明明触手可及,却求之而不得,真让人想不惜一切手段得到它呢。

    那些药剂似乎知道他的心中所想,泛出几道亮光来回应他的欲望。

    那是在诱惑他。

    “你在这里做什么,给我出去。”

    这冰冷的声音陡然而起,自身后传来,语调寒凉,似毫无起伏,却强硬得不可违抗,直直穿透胸膛,令他心脏一阵剧烈猛跳。

    李白迅速收了手,转头便看到扁鹊一袭长袍,冷然立在那里,依旧是兜帽遮眼,可他的双唇微抿,面容煞白,似乎是在强压着怒气,却压不住浑身散发出的危险气息。

    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只是好奇……”

    “出去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听见没有,我叫你出去。”

    李白不敢再多看他一眼,只得低下头,悻悻地离开了实验室。
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扁鹊走出来,见他还立在原地,余怒未消:“我不是叫你出去吗?还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  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李白不敢抬头直视他的双眼,却能感受到那周身散发出的阴沉气息,便立马转身奔逃了出去。

    扁鹊所警告的“出去”只是让他远离实验室,可李白所理解的却并不是这样。

    因此李白被“赶”出了家门。

    当时天色渐黛,暮光四合,山谷幽静重深,他就这样托腮静坐在门口的地板上,蓝色瞳孔深不可测,看着谷中的安详宁和,耳边是悠远的蝉鸣。

    繁星朗月,清风舒徐,李白闭上双眼,脑海中涌入许多记忆,许多,他欺骗这个怪医之前的记忆。

    欺骗?

    是的。

    其实一切都是假的,也包括他自己。

    他不是一个十二岁的孩童,或者说,不仅仅是。

    他披着这个人畜无害的外表,只是为了和徐福一样的目的。

    而他们不同的是,徐福来硬的,李白来软的。

    他从一个风流天下的顶尖剑客变成这样一个孩子,都是为了这巫师手中那千万人做梦都想得到的长生不老药。

    他渴望长生不老,因为这是天下人的共同愿望。

    可扁鹊那将生死轻扬眉间的态度令他讶异。

    明明今天差一点就可以成功,为什么呢?

    李白将头埋在膝间,瘦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,靠在门口安静地睡着了,在这万籁俱寂的深山谷中沉睡下去,就连那些聒噪的蝉鸣都没能吵醒他。

   
    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   熟悉的声音将李白从睡梦中唤醒,他睡眼朦胧,半睁半闭地看着这个蹲在他眼前的人,还是那样宽大的巫师帽,可这次却露出一只碧绿的眼眸,像黑猫一样勾魂摄魄,神秘而沉默。

    李白始终没有把眼睛睁开,他扯了扯嘴角,笑:“神医大人,我在等你把我接回去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扁鹊愣住了。

    的确,不知为什么,他竟然担心了整整一个晚上,明明只是一个被他收养的弃孤儿,却可以让这个多年不曾有过情绪波动的人,足足担忧了整晚。

    原来他还知道担忧的感受啊。

    扁鹊微不可察地弯了弯唇角,把这个像小狗一样缩在墙角的人一把拎起来,扔进了浴室:“我可不想把这么脏的人接回来。”

    氤氲缭绕中,扁鹊正半蹲着,帮李白擦拭头发,谁知这个小孩竟突然捧住他的双颊,足尖微踮,在他的唇瓣之间留下了轻轻一吻。

    吻很轻很轻,就像雨水冲刷天空后的风轻云淡。

    “你……你在做什么?”

    扁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空气也变得窒息般沉默,他睁大双眼看着笑意斐然的李白,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,竟浮上两抹红晕。

    而那肇事者只是朝他笑着,嗅了一鼻子药草味后,转身逃离了现场,而碎发上剩余的水珠却在微微泛光。

    扁鹊仍然愣在原地。

    刚才发生了什么?他被一个小孩子偷亲了?还是嘴?

    等等,也就说,他保留了一千多年的初吻就这样被一个十二岁的毛头小子夺走了?!

    早知道就不应该把他带回来的,也不应该帮他洗澡,更不应该帮他擦头发。

    而此时的李白正坐在庭院里,望着这山长水阔的深谷,陷入了沉思。

    刚才的行为可以说是在减轻他的防备,也可以说是在拉近距离,增加好感度……

    可是,为什么,当时的自己,似乎是由于本能驱使,做出了那个动作?

    上述的思想都是借口,都是他行动完后才想到的,也就是说,他是掩饰自己的心虚与不安?

    该死。

    ……

   
    谷外战火纷飞,横尸遍野, 烽火照长安;谷内月朗星稀,空寂幽谧,到处皆诗境。

    几百年来的传说,是上古神医远离纷乱人世,隐居深林。

    可神医本人却未必能这样安度一生。

    徐福寻了好几百年,更朝换代,却仍在寻他,那么这个神医定然不只是在林中砍柴烧饭,他身上肯定有些什么东西,这个东西可以使天下人反目成仇,不惜一切地为它厮杀。

    这几百年来的努力不是白费的,徐福终究还是找到了他。

    李白也正因为此来到这个巫师身边。

    这世道,该乱还是会乱。

    山色空明,烟波浩渺。

    李白起身,走回屋内,晨曦为他镀上一层浅淡而柔和的光,他的背影在阳光中渐渐消散,而投射在地上的影子却被拉得无比亢长。

    明明事情都在把握之中,可为什么,他却感到了害怕?

   而那巫师帽下的笑意却在慢慢显现。

    ……


评论(8)

热度(43)

  1. 逆行寻光登徒子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后面的你们的筛子!接好了呦!
  2. 千域白鹊产粮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虽然咕咕了好几天但是辛苦了😘
  3. 白鹊产粮基地登徒子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第三棒!辛苦了ʕ•ﻌ•ʔ